村民轮流住在帐篷看守土地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7-15 10:19    次浏览   

李崇暖,原来在集贸市场打工,月收入2000元,如今被鉴定重伤二级的他失去劳动能力,单身的他和95岁的老母亲,只能待在家里。

都很关心,今天去了五个村民,(伤者)三家人都是各自开着车去的,带着我们这些旁听的。村上现在判完以后,全部在外面议论,有从网上看的有听说的,对黑社会的小痞子,给他们一个警告,不要跟人家去作恶,老百姓都说作恶你倒霉了。

在2006年、2007年的时候,这件事开始了,就是杜家疃村涉事地块分两次从农用地转成了这个建设用地,但是请大家注意,在6、7年之后2013年的时候,农民通过开始清点树苗、农作物,被要求这样,才知道自己的土地被征了,那么这个时候农民就开始意识到,那我得要一个说法,我的土地怎么我不知道就被征了呢?那么从2014年开始,地产开发项目就开始动工,村民轮流住在帐篷看守土地,那么2014年3月21日纵火案发生,你能够想象这个两名村委会主任一方面是农民反复地要跟他们要一个说法,我的地怎么没了?另外一方面,他们的上级,也就是街道办事处的人员也催他们,你们这个拆迁不能停在这,赶紧要往下进行,两种力量使他们应该说是,对立地非常厉害,应该说矛盾在这种对立下,一触即发。

管区领导天天给我施加压力,因为听说别的村书记,坐在一块也说,因为拆迁征地,给村民堵个锁眼,砸两块玻璃,把事都通过了,到最后,我压力过大的情况下,我也想到了找人去吓唬吓唬他们。

七名被告中竟有两人是时任的村委会主任,其余的五人竟有四人为刑满释放人员或假释人员,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村委会主任对村民下此狠手?据公诉机关指控,杜家疃村部分村民因对村土地增值收益款分配不满,在位于该村的开元御景(音)房地产项目施工工地搭建帐篷,由多名村民昼夜轮流看守,以阻止施工,而被村民阻止施工的80多亩涉事地块是房地产商花1个亿在招拍挂中购得,因为已经打出了售卖广告,所以急于动工。

在这个基层民主的框架下,村委会主任他的功能,应当由村民选出去保护村民的利益。但是我们看今天七名被告人的身份里面,有两名都是原来的村委会的主任,而五个实施犯罪的人里面有四个人是刑满释放人员,或者假释人员。你再来看一下他们犯的都是什么罪?他们有放火罪还有一个寻衅滋事罪,砸玻璃、投放礼花弹、毁坏财务、推倒院墙、殴打他人,可以说的上是无恶不作了。那好,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两个村委会主任能够作出这样的一件事,在幕后策划这么多的事情呢?我们来看一下,这个事件整个发展的经过。

那么我们看今天一审这个案子已经判决完了,但是一审判决结束之后,不意味着这个案子也就结束了,相反对于很多地方来说,这件事情可能刚刚开始,为什么这么讲?因为在这个案子中,虽然是一个纵火案,但是你分析整个的细节,整个事件的细节,有很多地方是各个地方在拆迁过程中所面临的共同的问题,因此,这个事情你把它仔细分析,可以说是很多地方的一个很好的这样一个教科书,那好了,我们再说回来,当杜家疃村的村民发现土地的用途自己说了不算的时候,这个时候他就想,那土地收益金自己应该说了算吧?接下去我们就来关注一下,土地收益金到底是怎么办的?

去年3月21日凌晨,山东省平度市凤台街道杜家疃村一帐篷起火,造成守地的村民一人死亡、三人受伤。

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今天对杜群山等七名被告人涉嫌犯放火罪、寻衅滋事罪一案进行公开宣判,认定被告人旺月副(音)犯放火罪、寻衅滋事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杜群山犯放火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李青,犯放火罪、寻衅滋事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他四名被告人均被判处有期徒刑。

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去年的3月21日,在山东平度发生了一起征地纵火案,那么今天呢是3月19日,还有两天的时间距离案发就整整一年了,就在今天这个案子进行了一审宣判,在过去的一年中,这样的一起纵火给这个村庄带来了什么样的改变?那今天的宣判,又会对这个村庄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就在不久前,《新闻1+1》的记者,到这个村庄进行了深入的采访。好,我们还是今天的节目,就从今天的这个宣判开始说起。

3月21日凌晨1时30分许,在李青的指引下,柴培涛驾驶租赁轿车,载李青、李显光、刘长伟,携带汽油砍刀等工具,前往开元御景施工工地,刘长伟持砍刀和沾有汽油的毛巾,用打火机点燃毛巾、引燃沙发进而引燃帐篷,帐篷内的被害人耿付林被烧死,被害人杜永军、李崇暖、李德连被烧伤。

3月中旬,该村村委会主任杜群山与平度市经济开发区吴家疃村村委会主任崔连国共谋,由崔连国找人,对阻止工地施工的村民进行恐吓。